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内容
激光清洗设备可以用来清洗文物
- 2019-05-18 -

任何物品寄存久了都难免感染尘土,何况是跨过千年的文物奇迹。因为年代久远,现存的文物外表或多或少有不同程度的污染物,如烟熏、锈迹、霉菌、虫斑等。为了还文物以原貌,一起不危害文物自身,激光清洗设备被越来越广泛地应用到文物奇迹的修正中。

激光清洗设备利用了激光光束的特性,一点能量就能升高污染物的温度,使污染物瞬间从文物外表剥离,然后完成对文物的清洗。操作者通过控制激光光束的参数,如光斑巨细、重复频率等,能准确定位清洗所需要的激光能量。更为重要的是,激光清洗是一种无害的清洗方法——文物外表的原料和附着其上的污染物对激光光束的吸收不同,这种区别使人们可以分辨污染物和文物外表原料,然后准确控制清洗所需的激光能量,做到既不伤害文物,又能清掉污染物。相比之下,传统的机械清理和化学清理首要依靠操作者的个人经验和技能,具有不确定性,都可能导致对艺术品不可逆转的破坏。

在国外,运用激光清洗设备石雕文物已是一项非常老练的技能。法国亚眠大教堂、德国科隆大教堂、奥地利史蒂芬大教堂等多处奇迹的部分雕塑都在承受激光清洗之后重放光彩。日前,文物保护者在克罗地亚斯普利特古城完成了一项历时10年的大型奇迹清洗项目,用激光洗去了罗马帝国皇帝戴克里先宫积累了1700多年的尘垢,让这座乳白色的陈旧宫廷焕然一新。

戴克里先宫建于公元4世纪,融东西方修建风格为一体,具有16座塔楼和4座宫门,坐落宫廷中心的两条11米宽的拱廊大道招引了世界各地游客停步欣赏。令人遗憾的是,拱廊及石柱因年久早已发黑。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中期,宫廷附近的几家水泥厂排出的烟灰和粉尘也让古修建深受其害,大片的烟尘让修建独特的风格和装饰物无迹可寻,某些部位积聚的尘垢达几厘米厚。

因而,激光被用作此次清洗宫廷的首要方法。修建师戈兰·尼克希奇表明,这是克罗地亚甚至欧洲第一次如此大规划地运用激光清洗设备清洗石质文物。“激光清洗作为一种立异技能,通常用于清洁单个的雕塑或大型修建的某些细节部分,很少用于清洗一个庞大的修建。”尼克希奇说,“尘垢太厚,其他手段很难去除。更重要的是,激光是仅有不会触碰修建物自身的技能。”

随着技能的日益完善,激光清洗被更多应用于岩画、油画、古羊皮卷等质地软弱且颜色鲜艳的文物上。2012年,法国卢浮宫展出了外表经过激光清洗的达·芬奇遗作《圣母子与圣安妮》,画中的3个人物从沉闷、暗淡的颜色中“解脱”出来。

目前,激光清洗技能正被文物保护者大规划地用于清洗意大利庞贝古城的众多精美岩画。庞贝古城遗址外的西北角有一座规划不大的修建“神秘庄园”,里面的岩画虽然在阅历了火热的岩浆和滚烫的火山灰之后仍保存至今,但颜色早已斑驳不清。文物保护者试图用激光检测和除掉几个世纪以来掩盖在岩画上的不同物质,好让岩画显露旧日的颜色。庞贝古城的官员在一份声明中称:“因为岩画的外表过于软弱,传统的机械和化学方法都会对其造成危害,激光清洗设备技能是一个可行的替代计划。”据悉,岩画的修正作业将于今年10月结束。